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迎夏姐姐说笑了,璃儿不过是做好自己分内之事,哪来的把老夫人耍的团团转?”陌琉璃眉儿弯弯,无害一笑。

    “哼!”迎夏无言以为,撇过头,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气,直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银白色月光洒落了一地,幽静小路上,折射出两个纤长的身影,走在前头的是迎夏,走在后面还得小跑跟上的是陌琉璃,只见她走得气喘吁吁,小脸儿通红。

    夜深深的,加上是冬日,大家也都早早歇息下了,一路上没见到半个影子,陌琉璃便提议自己回去让迎夏别送了,大晚上的省得一个姑娘家家的不安全,迎夏倒是没有拒绝,只冷冷吩咐了句夜路小心点。

    陌琉璃心里一笑,这姑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她活了两世,早已不是一个小姑娘,也没必要去计较这种小事。

    左右两手各自提着一个食盒,不算重,可对于只有十二岁的她来说,略显吃力,她一步一步颠婆着喘息着,走到了清秋阁。

    屋内,萧清秋正在来回踱步焦心地等着自家女儿,听到敲门声,忙的走上前开门。

    “璃儿你可回来了,娘担心死你了,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啊!”话语是掩不住的关心,略带哭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陌府传的沸沸扬扬,流言满天飞,无非是关于陌琉璃的。

    有人说她使了妖法把老夫人迷得团团转,不仅能跟老夫人同桌用膳还让老夫人下令改善了清秋阁的伙食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陌琉璃虽然不是陌家的种,可她现在深得老夫人喜欢,没准老夫人会不计较血脉问题而让她当陌府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有的人呵呵一笑,咸鱼大翻身呐!

    陌琉璃依旧早早地起床,洗完衣服洗被单,作为心疼女儿的萧清秋自然是不同意的,可在陌琉璃的坚持下,还是由得她去了只要她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前世由于她的糊涂由于她的执拗,而造成了娘亲和弟弟子音的惨死,她心里一直愧疚着,想补偿,想用实际行动证明,让他们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“呦……瞧这大早上洗衣服洗被子的,气色不错啊。”一道属于女子调侃充满讥嘲的话语传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怎么这么说呢?琉璃毕竟还是咱们的姐姐啊!”另一道声音柔软娇滴。

    陌琉璃转过头一看,又是陌婉静跟陌婉柔。

    这大早上的,天才刚亮,就来找她麻烦呢!恐怕又是托了陌婉柔的福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不是被罚去抄半个月女戒了?怎么有空出来找我玩?难道上次吃的苦还不够?”反正也当不了好朋友,陌琉璃索性明了牌。

    这话如一根刺,刺到了陌婉静的心头痛,她上次鬼使神差地用了这药,就被老夫人知道了,一定是这个贱人故意的,早就计谋好了的!

    想到昨日在祠堂咽的白馒头,而陌琉璃居然在老夫人的菊春堂里吃着大鱼大肉,她就喉咙干恶,想吐,她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的!

    “你用不着知道我们是怎么出来的,你只要知道你今儿个死定了就对了!”陌婉静口气横冲,一张清秀的小脸上满是狠辣之色。

    陌琉璃瞧着这般心底暗暗想:瞧这小小年纪便心狠手辣的,长大了也定不会是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一旁的陌婉柔宽大袖口下的指甲深深掐入掌心,掐出了一个个月牙印记,想到昨日居然会被这小贱人算计,被这小贱人玩弄鼓掌之中,还得老夫人对她失了信任,她就恨得牙痒痒,恨不得一口咬了陌琉璃的脖颈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