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!”陌琉璃可没有与她讨价还价的心情,断然拒绝道,“我还是留着个这个好了,即便下次再受伤,也能用得上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陌婉柔的眼底极快的闪过一丝恼怒,“那你先不要用,我去给你拿银子去!”

    看着陌婉柔的临走时的愤恨,陌琉璃唇角不由得一勾,这陌婉柔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,肯定不会与她善罢甘休?

    哼,那就放马过来吧!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陌婉柔就拿来了三百两的银票与陌琉璃交换了五芝百花膏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走,陌琉璃后脚就从陌府花园隐藏的一个狗洞中钻了出去,那还是以前她与陌子音玩耍时无意发现的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自由与繁华是上一世她所一直向往的,只不过这一世,她知道她有更重要的东西去守护!

    沿着记忆中的路线穿街过巷,小半个时辰之后,额头沁出汗水的陌琉璃很快就走到了西京的西城区,这路程对于她这么一个十二岁姑娘来说,还是有些远了。

    西城大都是贫民所居住的地方,虽然陌琉璃在陌府的地位尴尬,但是此时她出现在这里,一身发旧的锦裙还是与这些身着布衣短衫的人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看着两旁叫嚷着小贩侧目的目光,陌琉璃抿了下唇,换做一副可怜的神色,向路旁一位卖菜的妇人打听道,“大娘,我家小姐病得厉害,听说西城这有位神医,不知道他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吕宋果卖身葬父,葬的其实并不是他的父亲,而是他的师父,他的一身医术自然习承于他的师傅,以他后来那惊人的医术,陌琉璃不相信他的师傅会是一个默默无闻之人。

    卖菜的妇人打量着陌琉璃,看着她还有些红肿的脸颊,心中感叹,原来是大户人家的丫头,她就说怎么会有小姐来西城这种地方,不过,这些大户人家的丫头看着显贵,其实也都是苦命人!

    “小姑娘怕是听错了吧,这西城哪有什么神医啊?若是有,还不早被那些大户人家请去,还能在西城?”卖菜的妇人十分好心的看着莫琉璃道。

    是啊!这正是陌琉璃一直觉得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,西城可有什么大夫?”陌琉璃换出一副为难的神色道。

    卖菜妇人寻思了一会点点头,“西城啊,一共有三位大夫,那头那个卖凉茶的,其实就是位大夫,在西三街上还有位冯大夫,看的也很好,再者,便是贴着城墙的那道街有位葛大夫,不过那是个酒鬼,你去了不一定能见到他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娘!”陌琉璃甜甜的笑着向那卖菜妇人道谢。

    心中一番思量,陌琉璃决定先去找那位葛大夫,只有嗜酒的人才有可能送掉小命,只有不经常接诊的人,才有可能穷的没钱下葬。

    陌琉璃前脚刚走,后便就有一个人影跟上,扔给那卖菜妇人一块碎银,向她打听陌琉璃与她都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顺着热心人的指点,在那破旧的木房中,陌琉璃见到了吕宋果,他正撸着袖子擦拭一张陈旧的枣木长桌。

    “葛大夫在么?”陌琉璃怯生生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吕宋果抬头望着门楣处站着的小姑娘,梳着一个双丫髻,一身了略旧的粉紫色襦裙,脸颊虽有些红肿,但是一双凤眸却让这小小的人一下娇媚起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紧张的将两只湿漉漉的手在后腰处蹭了蹭,这才看向陌琉璃道,“我师傅不在,他去喝酒了,你找他有事吗?”

    果然是她来早了,他师傅还没有出事,想到再有几天,眼前这还带着稚气的少年便将失去与他相依为命的师傅,陌琉璃心中不禁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里比较便宜,我想看看脸上的伤!”陌琉璃明亮的眼眸看着吕宋果,伸手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这个,”吕宋果有些犹豫,看向陌琉璃道,“我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不过这些跌打损伤,我自己倒是配置了一些药膏,就是除了我自己之外,还从来没有人用过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陌琉璃脸上露出了欣喜、敬佩的表情,“你太厉害了!”然后她又可怜兮兮的看向吕宋果道,“那你配置的药膏能不能便宜买给我一点点?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夸奖过的吕宋果,可是却被这么一个娇媚的小丫头称赞,心中不由也升起了一分自豪之感,他极快的转身从箱子里翻出一个木盒,递给陌琉璃道,“什么卖不卖的,送给你!”

    “送给我?真的?”陌琉璃惊喜的望着吕宋果道。

    吕宋果重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陌琉璃真诚的向吕宋果道谢,转身要离开忽然又停住,抿着唇看向吕宋果,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们府中有位老嬷嬷经常就爱饮酒,可是有一天不知怎么的好端端的就去了,可见饮酒是不好的!你这么厉害,可千万记得看看你师傅,别让他有什么不妥,像那老嬷嬷一般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