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璃儿说的好听一些是公主,只不过也不过是一个邻国的公主罢了。

    又有何德何能,能够在太后娘娘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娘亲莫不是太看得上璃儿了吧?”陌琉璃眼中眼前一抹讥讽的笑意说着,虽是语气之中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毕竟萧姨娘是从小把她抚养长大的,在她心里倒是一直拿着她当做自己的亲娘一般来看。只是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来,却是没有想到,她竟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一个才有数面之缘的其她人,只是断断不肯相信她。

    心下越发的有些空空落落的,鼻尖微微发酸,更是充盈着一些泪意。

    萧姨娘倒似是也察觉出来了,自己方才所说的话似是有些太过于严厉了去,当下缓了缓神色。颇为亲密的拉着陌琉璃的手说着:“灵儿表小姐如今,父母双亲皆是没了。

    现下更是寄居在陌府,难免是娘亲觉得她有些可怜罢了。

    现下,见着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心下一时着急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总不至于要落人口舌,说是陌府亏待了她去吧!”

    “娘亲多虑了,今日灵儿表妹得罪于太后娘娘的事情,众位小姐公子也是都亲眼见到了的。

    自然是不会怪罪到陌府头上来,更何况灵儿表妹本就是从偏远的小地方而来,娘亲执意让她跟随璃儿一同入宫,自然是要早早做好这样的准备来。”

    陌琉璃收起了之前一副伤心的模样,反而带着一些嘲讽的神色,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萧姨娘……咳咳咳……不管琉璃表姐的事,是灵儿自己不好。

    这才会闯了祸事,即便是琉璃表姐没有替灵儿求情,灵儿心下也是万万不敢生出旁的什么心思来的。”王灵儿在萧姨娘刚好有一些软化态度的时候,睁开了双眸,声音之中更是带着一些虚弱的说着。

    萧姨娘见着她清醒过来,倒是顾不得安抚陌琉璃了,直接心下焦急的直接又重新的坐回了床榻旁,在看着她的时候,双眸之中更是极为明显的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进宫赴宴,小姐本就不欲带着灵儿表小姐。

    只不过,倒是不知道灵儿表小姐好手段,直接攀上了风王爷。

    由着风王爷直接带了进去,只是若非灵儿表小姐在宴会之上意欲大放异彩,只怕也是断断惹不下这样的丑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翠儿的话倒是已经说的极为明显了,直接说着她这一次她出来的麻烦以至于让自己受罚,无法得是自己自作自受罢了。

    “翠儿姐姐说的是,是灵儿不自量力了一些,想着要给陌府争光,却不想……不想。”说到最后,王灵儿更是直接拿着手帕掩着唇畔,低声的啜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儿表小姐,这一次到也并非愿你,更何况你更是受了这样的伤。”萧姨娘脸色微微变了变,安抚着她说着。

    “灵儿多谢姨娘能够这般体恤灵儿,只是这一次灵儿确实是让姨娘失望了。翠儿姐姐教训的是。”王灵儿趁着手帕遮掩之时,在看着翠儿的时候,眼中倒是闪过一抹阴狠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虽是一直生活在小门小户之内,但因着自己的这番心计倒也是从未吃过如此大的亏来。

    “并非是奴婢教训灵儿表小姐,只不过是奴婢好提醒一两句罢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下这里是上京,并非是灵儿表小姐的家乡,可以任由着表小姐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翠儿翻了翻白眼,丝毫不在意王灵儿现下所装出来的那副柔弱模样,嘴上依旧丝毫不迟疑的训诫着。

    王灵儿何曾被一个小小的侍女这般训诫过,当下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。却又因着陌志远与萧姨娘在场,倒也是不好直接发作起来。只是在看着她的时候,神情越发的委屈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的萧姨娘脸色也是微微变得有些铁青,声音沉了沉说着:“璃儿……你便就是这般教导侍女的不成?”

    “翠儿也不过是心直口快了些,本意并不坏。”萧姨娘只是见着一个侍女,如此肆无忌惮的出口训斥着小姐,这才开口说了她两句罢了。

    自小萧姨娘对于她的教导,便也就只有忍让。

    如今听着萧姨娘出声,她自然是知道因着什么。只不过却也让她轻描淡写的转移了过去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伤势,王灵儿是个还未出阁的女子,况且又伤在了那种地方,自然是无法让府医检查的。

    当下府医也不过是,替她诊了诊脉更是开出一些药方后便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如今她伤成了这般,又怎会让陌琉璃主仆二人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眼眸暗了暗后,开口说着:“灵儿心知姨娘疼惜灵儿,但却也不至于为了灵儿而使姨娘与琉璃表姐,母女之间的情分生分了去。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