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不管她是当真不知道,还是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来说了这么一通,想来定然是打着自己的主意的。”陌琉璃低垂着头,只是神色安静的轻拂着茶盏上飘荡着的茶沫。

    “不管她打着什么主意只怕都是要让她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如今这般顺着她的话说,可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来?”翠儿看着她,脸上一片平静的模样开口询问着她。

    “主意倒是没有,只是想要看看她究竟想要做一些什么罢了。”顿了顿后,陌琉璃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开口说着:“最近宫里可是传出来了什么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翠儿想了想后,直接摇着头说着。

    “吕神医也没有传出来消息吗?”她现下最为担忧的便也就只有上官凌天的身体罢了,毕竟现下若是上官凌天去了,她们还是颇为棘手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奴婢倒是听说,皇上最近的龙体在吕神医手上,已经稳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稳定?”陌琉璃笑了笑,并没有说出来。现下上官凌天早就已经绝了子嗣,一个普通人家尚且受不了。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皇帝,只怕心中的心结倒是永远打不开了。

    若是心结打不开,那么身体稳定下来,到也只是一些安抚着旁人的话语罢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吧!我想要在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翠儿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陌琉璃的神色,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中秋佳节,宫里倒是布置的颇为喜庆。

    陌琉璃也是穿上了一袭暗红色的长裙,裙摆和胸口处用着银色的丝线绣着一些大朵的牡丹花。

    “小姐还是多穿一些,这种眼色鲜艳一些的衣服才好。衬得小姐,越发的容颜娇艳了起来。”翠儿极为大胆的上下打量着陌琉璃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知我最是喜爱那些颜色素雅清淡一些的衣服。”陌琉璃毫不把翠儿的打量放在心上,抿了抿嘴角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到了,慢一些。”翠儿抿着嘴角笑了笑后,在马车停下后倒是直接跳了下来,小心的扶着她。

    中秋宫里举办的宫宴,倒是不比平常,所有人都可以参加。

    翠儿神色扫到,坐在太后身旁的白秋雪,眼眸暗了暗。用着仅能够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:“白小姐如今倒是好大的身份,便就连着这样的宫宴也是同样落不下她去。”

    陌琉璃看着翠儿有些气鼓鼓的模样,只觉得心下有些好笑罢了。抿了抿嘴角,侧着头与她小声得说着:“如今白小姐只是得太后恩宠罢了,这样的宴会自然是落不下她得。

    外面那些个奴才也都是一些,惯会拜高踩低得人。

    你与她置什么气,不过是给自己找麻烦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只是有些气不过,小姐是未来的王妃,那太后却是总是找着一些极会,便就把白小姐推到王爷身前。

    如今倒是连着这样得宫宴都不放过,还真当自己是皇家得人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宠着她,自然是可以随意让她参加这般宫宴的。

    你又气什么,若是不爱看,自是不看便就罢了。”陌琉璃嗔怪了她两句。

    翠儿脸上倒是闪过一抹怨气,最后更是直接朝着与太后说话的白秋雪瞪了一眼去,在不等她转过头来看到自己的时候,倒是便就已经转回了去。

    “琉璃公主这是在和侍女说着什么?”馨瑶倒是已经注视着陌琉璃主仆二人半天了,见着二人似是有些旁若无人的交谈着,脸上闪过一抹神色,立即开口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些琐事罢了。”陌琉璃看着眼前的馨瑶,总觉得似是哪里有一些熟悉,却又总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心头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怪异感觉,陌琉璃甩了甩头,倒是直接把心头的这股感觉给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琉璃公主倒是与下人关系极好,倒也是不知道是不是与之前在陌府时的经历有关?”馨瑶如此询问着,自然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暗中在讽刺着她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陌琉璃在陌府之内,之前的生活,倒是便就连同一个下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在上京之中早就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,任是谁都是知道的。只不过谁都没有馨瑶这般胆大罢了,敢直接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琉璃倒是有些听不懂,馨瑶姑娘说的话。

    琉璃自小便就在陌府内长大,而身边跟着伺候的侍女,自然是时间也都久了,便就是关系好一些,自然也都是正常之事,

    只是,琉璃看着馨瑶姑娘与白小姐之间的关系,似是也是极为亲密。倒是叫琉璃好生羡慕。”陌琉璃最后倒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